您的位置: 吉财之窗主页 > 新闻 > 正文 >

大愚书论——国画山水的通达自在需有心随意动之感

发布时间:2022-08-02 10:35:36   来源:   阅读:9243

初初接触书法国画时,总是怀着忐忑的心情,且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,自己只能算刚入门,而但凡称得上“书画大家”的,必是迈入过书画门后,拥有通达自在的心境的。这种心境,需要修炼内心,凭借宁静去除妄念,平复杂乱的心。

现代人学书画,过于浮躁急切,常常妄想通过长时间、机械的临摹来提高自己的水平,过程中并不见创作之心,只是简单重复前人之作,如此,有形无意,既无个人特色,也无山水画本源的意味。大愚则不,他作画,以墨线逐渐勾勒山石大体,树木呈挺拔之姿,墨色浓淡相间,交相辉映,丰富了全局画面,产生深邃的意境美,更有遗世独立、超脱凡尘之感。在这幅画中,大愚体现出了极强的整体意识,树木上的橙红色调一点,便唤醒了画面的生机,减少了黑白画面形成的单调感,而色彩的运用也让季节的变化也寓于其中,意境不言而喻,传达出大愚对自然环境的真实感受,不追求脱离客观的自然的自由。

9 (1)

关于大愚对书画的阐释,他本人有着与众不同的理解:追求本心、强调虚实相生,以“我手写我心”,达到通达自在的心境。八大山人朱耷的书画,素有真正的阳春白雪之称,其用笔凝炼,笔墨沉毅,笔致简洁,放任恣纵,常以象征手法抒发心意,画中生灵满是倔强,别有一番静穆意趣。大愚老师此幅作品与八大山人的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,全局画面不仅有清逸横生之感,还见不到刻意经营的技巧,似乎是放弃了刻意而为之的念头,笔墨线条放纵恣意,随心而动,表达了自己真正想要的境界,即“我手写我心”、自在通达。

说起大愚老师的虚实相生,是点与画的交相呼应,也是“运实为虚,实处俱灵;以虚为实,断处俱续。”文化修养不够,墨法如神也就无从谈起。然大愚老师的墨法,跟随黄宾虹手法及技巧,用墨讲究大胆、笔断意连,线条着力点恰到好处,笔法功夫深厚,随意几笔便描绘了意象所在,而墨色与山林色彩的渲染也有主次之分,树木的色彩如同点睛之笔,既强调了个性,也不至于喧宾夺主,尽显隐士闲情。

9 (2)

徐渭所作《涉江赋》言:“尘有邻虚,尘虚相邻”,意思是尘土、虚空尚有一步之遥,虚实相生。而《赤壁赋》中写道: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”,就是说我们只是像蜉蝣般寄生在天地间,也十分渺小。这就是从天地的角度看人,人如蝼蚁,从蝼蚁的角度看尘土,之于天地的角度看人,所以,虚空与尘土的大小区别同天地与人的大小区别无异。世间万物形态各异,人之所见不同,但本心是最纯朴真挚的,我想,这或许就是大愚强调虚实相生的原因,也是其抛开传统束缚,摒弃条条框框,创造出自由心境作品的原因。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,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;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
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:1709249671 - XML地图 - 版权声明
Copyright.2002-2021  吉财之窗 版权所有 本网拒绝一切非法行为 欢迎监督举报 如有错误信息 欢迎纠正